官方微信

美丽热线

联系我们

400-109-9005

男女两性权利互逐,如何正视现代女权主义?

2017-08-11 1862 发布者:bing

我一向不相信昭君出塞会安汉,木兰从军就可以保隋;也不信妲己亡殷,西施沼吴,杨妃乱唐的那些古老话。我以为在男权社会里,女人是决不会有这种大力量的,兴亡的责任,都应该男的负。但向来的男性的作者,大抵将败亡的大罪,推在女性身上,这真是一钱不值的没有出息的男人——

以上,是鲁迅先生在《且介亭杂文·阿金》中对古时与当时男权与女权关系的直观阐述。从中不难看出,古来社会,男权是绝对的,因而“三纲五常”其中一条正是“夫为妻纲”,简单来说就是丈夫是妻子的天。在那些年代,除非是对历史贡献巨大,如武则天、佘赛花,否则一般女性甚至不能向外人透露自己的名讳,出嫁前称某姑娘,出嫁后则冠以夫姓称某夫人。即便身为社会地位最高的女性皇后,大多也只是留下一个姓氏,更何况平民百姓。这是一个绝对的秘密,连儿女无意知道自己的名讳也被视为不礼貌,直到被带进棺材,冰冷的墓碑上也只刻着某门某氏。人们讲究“三从四德”的道德规范,原则为内外有别、男尊女卑,其中“三从”即“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对男性来说,三妻四妾无可厚非,理由充分也可随时休了对方,这是得到法律的支持与保护的。而女性只得从一而终,无法主动提出离婚,被休的糟糠之妻一般也只有条件较差的男性愿意接收,就这也是在给现任丈夫的家族蒙羞,被世人所不理解。而在一段婚姻中,女性一旦有了情人,发现后那便死活逃不过法律与道德的双重制裁。比如南方大多水乡会遵循传统,实行浸猪笼,将出轨的女人沉潭沉江。而官府则对这类私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基本保持默许的态度。婚书可谓是一纸卖身契,丈夫有权“合理”处置自己的“财物”。再说到奸夫,只要其具有一定社会地位,除了被指责一番,基本也不会受到什么责罚。更有甚者,会指出是因女性勾引的缘故才犯的错,这实则是男性懦弱的具体表现之一。正如鲁迅先生所说,男性将自身的责任推卸到女性身上,是一种非常普遍的现象。

即便到了思想开放的今天,出轨、离婚对男性的影响虽然大,却也难及女性的十分之一。法律上男女平等,而道德上却饶不过女性,尤其是在我国占了大多数的农村,千夫所指可比判你死刑还严重。

十八世纪,欧洲女性者因为新资产阶级男人反抗君权的启发而开始质疑男权的神圣性。自由主义崇尚理性,主张人之为人是因为具有推理能力,而非因徒具人之形体,所有人在接受教育以后都具备同等的理性,故应平等对待。而且强调人性不分性别,女人亦具有理性思辩能力,男女不平等是习俗以及两性差别教育造成的,为了消弭人为不平等,应给予女性同质的教育;同时由于在兴趣、才能方面个人差异远大于性别差异,女性应有充分和平等的机会作选择,以便人尽其才,为社会提供更充沛的人力资源,提高竞争力,此外,法律应不分性别,男女一视同仁。妇女运动在七零和八零年代深受自由主义女性主义的影响,如“先做人,再做男人或女人”,“人尽其才”,及反对妇女保障名额、修改法律中的性别歧视等主张都十足展现追求平等的精神。

所谓男女平等(gender equality),是整个人类社会的一个发展趋势。而平时所说的女权主义(Feminism),则是以为女性争取更多权利为开头,最终达到促进性别相对平等的和谐社会而产生的运动,可以说是男女平等的细节化。具体来说,是指为结束性别主义(sexism)、性剥削(sexual exploitation)、性歧视和性压迫(sexual oppression),促进性阶层平等而创立和发起的社会理论与政治运动,批判之外也着重于性别不平等的分析以及推动性底层的权利、利益与议题。

无论是农耕文明还是游牧文明,早期社会对女性的歧视其主要原因之一,是体质方面女性大多不比男性。男性能干更多的活赚更多的钱,被视为家里的顶梁柱。大多家庭都希望由儿子来继承家业,而女儿对自己的家庭只是起了个辅助作用,也就有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样的说法。告诉她们“女子无才便是德”,从小愚化她们,养足她们的奴性,好为自己所控制。

即便因种种传统观念的束缚,现代女性依旧不断为自己争取主权,男权主义渐渐弱化,虽然这个过程显得很是漫长。女性终于受到法律保护,假设因自己出轨而被迫离婚,也不至于一无所有,毕竟这是一个婚恋自由的现代社会,只不过免不了旁人的闲言碎语,字字诛心。从概念上来说,不同的性别在社会中代表了社会分化的一个基本形式,男女两性在婚姻家庭关系中因享有同等的权利且负担同等的义务。可说到这里,其实出现了一个观念上的矛盾,很多人不一定注意到的矛盾。

现代女性所捍卫的男女平等,大多是由自身的角度出发,这造成了一定的社会分歧。具体表现如要求男方有房有车,婚后还是由男方负担起主要家庭责任,自己则相对轻松。不敢说大多,却也是多半女性的择偶标准了,至少也得是向这个标准接近的。女性对物质的追求,远超过男性,时常看得比感情更重。最好是能过上日本女性一样的家庭主妇的品质生活,丈夫在外赚钱,自己不用上班,看看孩子料理家务,时常和小姐妹喝茶逛街,却又不愿像日本女性一样一味迁就丈夫。很多女性看到这里或许会否认有过这样的想法,可当你再回过来想想承受着很大的工作压力时,难道对此就没有一丝丝的动摇?就完全没去羡慕过那些丈夫又能赚钱自己整天享福的女人?女性的事业心,不比男性,回想对生活的抱怨,可能又不是平日里说的那么一回事了。因而条件更加优越的男性,才是更完美的选择。

这便引发了一系列的矛盾,很多男性因此与同龄的女友分手,可能四五年后有房有车有事业生活稳定了就娶一个比自己小四五岁的女性,而这个女性也有可能有过因条件问题与同龄男友分手的经历。这说明了什么?婚前,女性就已经比男性付出极少,这其实是对男性的一种侮辱一种歧视,并未体现男女平等的原则。那婚后,便更不用多说。一旦男性反驳女性心口不一,那里口口声声说要男女平等,这里又极度苛求,便又会引出一个“你是不是男人?”的古今未解之谜。这种反应,反而表现了女性的懦弱,她们其实也被困在了传统观念里,只不过“男性理应付出更多”这有利于自己的一点无疑被无限放大了,不过是在自欺欺人。换了一个时代,她们可以理直气壮地以此指责男性。这,又算是哪门子的平等?如今一个人能力的强弱,已然不是体力说了算的时代,而是脑力更具说服力。只要足够努力,女性照样能比男性赚更多的钱。既然男性的优势不复存在,又为何苛求男性付出更多?

总的来说,虽然要求男女平等是一个好的社会现象,可其中仍旧夹杂着一定的社会矛盾。想要更快地实现相对平等的男女社会关系,重点不仅是男性对此的改观,女性也应该反思自己的角色。比如你真的嫁给了一个“理想”的对象,虽然他现在很喜欢你,也可以给你提供优质的生活,可你的家庭地位必然不会被定得过高。房子、车子写的都是男方的名字,你也没有为他的事业、家庭带来太大的贡献,一言不合在外包小三也不是不可能。毕竟,人家条件好,有这个资本。而你呢,即便知道他包了小三又能如何?跟他闹离婚吗?与他而言,损失并不大。因为一旦离婚,对你来说是最不利的,房子、车子、孩子什么你都得不到。换个结果,不离婚,那你也还是好过不到哪去,他和他的亲人都不会把你当回事。显然,这并不是你真正想要的。

这时你很有可能会想起之前同龄的男友,假设你当初是跟他结婚,虽然他条件暂时还达不到太好,可你可以陪着他一路打拼,共同撑起事业撑起家庭,两人相互分享这份劳动成果,那又会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意义。虽然俗话总说“贵易交,富易妻”,可他不敢轻易多出这份心思。即便他真敢这么做,那大不了就跟他闹离婚,这种男人如果不回头那不要也罢。毕竟是他犯的错,很有可能连房子和孩子都争取不到,甚至是净身出户。他还不是得乖乖听你的,除非他愿意为了小三放弃更多。家里永远不可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遵循“贫贱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才是最明智的决定。

前面说了这么多,其实如果你有仔细注意的话,就会发现在一个具体方面女权已经非常明显。生活与婚恋划不出等号,尤其是在男女双方各方面条件差异不是很大的情况下,女性在婚恋中的角色已经好比高贵的地主,而男性则像是卑微的长工。女性的不满足使得她们大刀阔斧地继续剥削男性,男权开始削弱,无形之中给男性贴了标签,这使得男女永远不会平等。这些矛盾纠纷引发情感忽视,导致情感流失,终将产生其中一方出轨,严重时以致婚变。

对此,还是举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吧。我有个高中同学昨天问我借钱,问明白了才知道原来是因为借了高利贷。至于为什么借高利贷,这就说来话长了。起初他的女朋友两次打过胎,只是因为女方家里嫌弃男方条件一般,才不同意他们在一起。而话又说回来,女方的条件比男方稍微还差一点,可却反过来叫得更有底气。直到这个女生第三次怀上了我同学的孩子,女方实在没办法了,毕竟这话传出去怕是没人敢要她了,那就订婚吧,不过有一个条件,男方必须有房。双方商量多次,可女方全家包括她本人执意要有房子才肯订,最后男方还是妥协了。由于前几年做生意亏了不少钱,男方一家子是住在出租屋的,父母为了订成这门婚事,瞒着女方借了高利贷解决新房的首付。而到现在,两年多过去了,孩子也快两岁了,而问题其实更严重了,高利贷加上房贷压得这一家子根本喘不过气。我同学甚至办了十几张信用卡,拆了东墙补西墙,实际上是把自己推入了一个无底洞。时至今日,男方被逼得走投无路四处借钱,而他的妻子也是骑虎难下,陪着他一起还债。不过她现在还有一个选择,如果她不负责任的话,那完全可以带着孩子或者自己独自离开这个家庭。换来这么一个不如意的结果,主要还是由于女性对男性过分的压榨。这种剧情的发生,现实生活中并不少见。

综上所述,女性在择偶时也应该事先想想自己的条件,是否有这个资本去要求对方的某些条件。即便双方条件悬殊,也应该保持着婚后愿意负起一半的家庭责任,而不是替他生了孩子就自认为功劳巨大可以享福了。要知道付出是双向的,你无权一味要求男方付出而自己坐享其成,将大多的生活压力归咎于男方,这种想法是可耻的。安全感与主导权的争取,是需要自己付出的。付出越多,回报越大,筹码当然也越大。

潜意识里想在生活上过分依赖男性,实质上还是没走出传统观念的圈子。关于女权,只有真正强大自己,才是在有效争取。也只有这样,在未来的日子里女性才会与男性一样,具有绝对性的主导权。